以前當小姐的時候,穿著高跟鞋追著公車。

後來開車了,就悠閒地穿著平底鞋開車外加喝飲料補個口紅整理一下頭髮…
現在也就不在追公車了,頂多就是在高速公路上追逐剛剛那輛超我的小轎車…

至於追垃圾車,沒有過…
〈煮飯婆OS:因為煮飯婆的娘家就是一樓,所以都是看到窗外有垃圾車才悠哉地拿垃圾去倒。當小姐租房子的時候,是住大樓社區,垃圾都是每天早上上班順道拿去社區的子母車丟。歐,我愛子母車!〉

只是,溫泉鄉的房子是四樓公寓改建裝潢的,台北市垃圾又不能落地,還要買專用的藍綠色垃圾袋,所以每天都要等到【少女的祈禱】,才能拿下樓去把垃圾倒光光…
〈煮飯婆OS:那我都不能用那種一捆捆粉紅色的垃圾袋了…〉


不過別擔心,超人在婚前就答應我,像是這種粗活就由他這個新好男人一間扛起吧!



結婚了…


晚上九點半,遠方響起了【少女的祈禱】,我開始緊張地要超人趕緊下樓去到垃圾。

只見超人還在看2100全民開講…

『垃圾車來了啦!』
我把超人的拖鞋從鞋櫃中拉出來。

『別急啦!這聲音還在兩條巷子外…』
超人繼續看2100全民開講…
〈煮飯婆OS:我哪知道這聲音是幾條巷子外?!〉

就這樣,我在玄關望了地上的垃圾攪著我的手指,超人在沙發上悠哉地看著2100全民開講…

【少女的祈禱】越來越響亮,我感覺她已經來到了樓下,於是又催促了超人。
『垃圾車〝已經〞來了啦!』

『還沒啦!還沒到樓下啦…』
超人原本是坐在沙發上的姿勢,現在竟然變成躺在整個三人座的沙發!
〈煮飯婆OS:你當你是貴妃啊?!〉

突然,我感覺【少女的祈禱】變薄弱了,難不成她要離我而去了嗎?

『垃圾車〝快〞走了啦!』
我很無助地看著超人,超人躺在沙發上的姿勢就是沒動…
『還沒走啦!』


不知過了多久,只見超人從沙發上伸了個懶腰,拿起了地上的垃圾,咚咚咚地走下樓去倒垃圾,離開玄關時,還跟我說了:
『要聽到這個〝音量〞才是到了樓下喔…』
〈煮飯婆OS:蝦米?!什麼叫做這個〝音量〞…〉


某天,超人下班太累早早去見了周公,就在這個時候,我又聽見了【少女的祈禱】…

我緊張地跑去曬衣陽台聽聽,又跑到客廳把氣密窗打開聽聽,心裡頭其實很想搖醒超人問他是不是這個〝音量〞,但是這會違背我【溫柔婉約】的形象…

於是我只好站在玄關望了地上的垃圾攪著我的手指,等待出發…

沒想到這一站,我失了神,反倒在玄關整理起桌上的小擺飾…

等到回過神來,發現這一次,【少女的祈禱】是真的要離我而去啦!

趕緊咚咚咚地跑下樓去,只見到了跟在垃圾車屁股後面的資源回收車的屁股…

還好附近倒垃圾的歐八桑們早已經回房子去了,不然這糗樣要是被看到,傳到超人的耳裡,他大概會連笑我三天吧…

但是,要是把垃圾帶回家,超人看到還是會追根究底,到時候他還是會大笑我三天…

於是,我把垃圾放在四樓的門口,如意算盤是『明天早上上班順道把垃圾拿去公司的停車場丟!』

這樣,我就不會被超人大笑三天。哈!


隔天一早,準備上班打開門,垃圾不見了?!
〈煮飯婆OS:蝦米?!這年頭經濟應該沒有不景氣到連垃圾都有人要吧…〉

一臉問號地從四樓走到一樓,都還是沒有見到我那一包垃圾的足跡。漸漸地,我心裡的問號換成了擔心…
〈煮飯婆OS:難不成我把什麼值錢的東西當作垃圾了?所以垃圾被偷走了?…〉
〈煮飯婆OS:難不成是…超人偽裝好的私房錢?!…〉
〈煮飯婆OS:驚嚇貌…〉

好不容易熬到下班,回家的路上我故做輕鬆地問超人,
『老公,你有空也把書房的東西整理整理,那裡到現在都還亂糟糟的…』

『妳不覺得亂中有序嗎?』
〈煮飯婆OS:你這個懶人!老娘是好心要你去檢查你的私房錢還在不在耶…〉
〈煮飯婆OS:我竟然叫我自己叫〝老娘〞…驚嚇貌…〉

爬樓梯爬回了四樓,鐵門剛打開,婆婆從樓上下來…
〈煮飯婆OS:煮飯婆的公婆住在五樓啦!〉

『你們昨天那包垃圾,爸爸上班時拿去他公司前面的子母車倒了。』
〈煮飯婆OS:蝦米!公公幫我們倒垃圾…〉

婆婆又說話了…
『忘了跟你們說倒垃圾這件事交給你爸就好啦,以後你們要倒垃圾就放在樓梯口就好啦!爸爸去上班就順道拿去,而且這樣還不用再花錢買台北市的垃圾袋。』

我瞄了一眼五樓的樓梯,那裡躺了一包粉紅色、婆婆整理好的垃圾袋…


從此以後,我家的垃圾袋又變回粉紅色的了…


p.s. 我愛子母車!!
p.s. 超人最後沒有整理書房。私房錢的疑慮還沒有消失前,我坳了超人買了乾濕兩用超強洗地機給我,進口貨,應該可以把私房錢消耗一些…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uyu629 的頭像
yuyu629

煮飯婆在溫泉鄉

yuyu6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